-Cheryl

“如此平淡的结局,却跨越了两道鸿沟,再到如今他们已经密不可分啦。”


文章禁止转载谢谢 只屯粮不混圈 是茶釉


三党不常发文 随缘见 有删文的习惯


cp 瑞金/雷卡/双安/凯幻/丹秋/鬼莱


雷点是+r+ al 一切all向 ooc 随意unfo


写的东西都不好看能被喜欢着很荣幸


头像/封面 绘师wb@巡响 侵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嘉金/卡金 很少食用

归档/持续补充

*个人原因整理的文都是一发完
*暂时不考虑写连载无力无心
*点不进去都是黑历史所以锁文
*没有链接是我还没有动笔【...】

AOTU

瑞金  时间城

雷卡  潮风

双安  fall down 

凯幻 【论坛体】818我们学校的小魔女和弱气少年

柠凯柠 光年之外

其他

曦孤  归路

梦间集/曦孤/归路

*献给流年/孤舟 @孤舟作楫

*cp曦孤交完党费就溜

*ooc预警bug居多 被雷不负责

/我漫步过你的整个世界,凭着细微的光芒,走过你以为的整个黑夜,你一转身我就看见,我们的视线连接,就好像穿越漫长的年月。/

01.

他和孤剑的最后一面,是在机场作别。芬兰是个好地方他想,对于孤剑这种外冷内热的人来说芬兰的气候再适合不过了,他将度过漫长严寒的冬季,辗转至夏季享受短暂的温暖。

再适合不过了...吗?

曦月同孤剑在一起的日子里,他总以戏弄对方为乐,个性使然,对方自然一眼看出。隔了很久他才知晓这是感应,这是必然联系,自他们相遇起就存在。

他知道对方下一步会做些什么只要交换一个眼神,就好像曦月无数次布局纵使一次比一次精密严谨,可在孤剑踏出那一步时,都已经分崩离析。

数年的针锋相对换来短暂的惺惺相惜,一切都像是个让人仓皇失措的梦境,曦月完完全全有理由这么想,他根本就没遇到孤剑,他只是在自己所处的寒潭做了一个冗杂的梦。

02.

这是第一次收到孤剑的来电。他怀疑自己是看错了,慌了神,在寒潭待久了魂魄尽失。小心翼翼的接听,像是个孩子,也该说他草木皆兵。

喊他的名字都生涩几分,他用了平生最戏谑的语气喊了对方的名字“孤剑?”似古时的浪子王孙如此不羁。

对方倒是没想到曦月在接听之后,第一个反应是确认自己。于是孤剑应了声“是我。”

“真是没想到你会给我打电话啊,孤剑。”不用照镜子曦月便知道自己浮现出来的表情,大抵是五月的朝阳层层叠叠的暖意,照得人好不舒服。

但现在是冬季,寒风凛冽。窗外的薄雪差不多该融化了,刺骨的寒意侵扰曦月的身躯,思绪早已漂泊入海——同孤剑一起的冬季早就被他扔到记忆的角落,也不过是同他最违和的冬季罢了。

对方顿了一下这才回答“我也没有想到你会接听。”

“怎么?故友来电,我接听一下都不允许?”

“你若是看看时间,就懂我为什么会这么问了。”

03.

语气熟稔得仿佛从未别离。孤剑同曦月讲话总习惯思考一番,怕落入对方的圈套,今日给他打电话无非是想着无人接听。

“哦...?现在五点多。你们那边凌晨对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你怎么这么晚给我打电话?”曦月细想了一下,才忆起对方是个夜猫子,睡得极晚。“差点忘了你昼夜颠倒的习性,如何,在芬兰还习惯?”

“在看极光。”在拉普兰。最容易观测极光的地方。

孤剑甚至开始思考,当他看见极光的第一眼想到的为何是曦月——也许是故人难忘,他是种记得送别那日,那时的曦月何等不羁狂妄。

如他灵魂。

04.

“你明天就要走?怎么这么急。”眉眼一挑落入霁月,金色眼眸渐渐暗沉。

早料到对方如此反应,孤剑只点了头,忙着收拾手上的东西,头也不抬,独自将曦月晾在一边。

曦月也没在意孤剑的反应,向窗外看了眼,素来喜欢白日的他也被刺伤了眼,对方走不走和他又有什么关系?

“走的那一天记得叫我来送送你。”

孤剑手一滞,假装没听到他话中的释然,或许叫挽留?压低了声线说了声“好。”

来送孤剑的人不多,不过孤剑的相貌是极好的,黑色长发扎成高马尾,一身清爽,也还是以黑色调为主。他显然能感受到在灯光下朝他而来的目光。

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在他身上,而他却万分留念的望向灯光之下的那人。如果曦月能看出来,那就给他个拥抱吧......

曦月倒还是一副漫不尽心的样子,只是当他以为孤剑再也不会回头看向他背影那一刻,他见着他慢慢转身,视线连接。

一根透明丝线将他们的尾指缠绕,再然后孤剑转身剪断。干净利落。

05.

极光如何?他没问。孤剑猜他是想知道的,斟酌一下淡淡开口“这边的极光,很好。彩色的。”

“彩色的?有意思。”

“......是,但拍摄会很困难。一不小心就会结冰。”

孤剑这话倒是没说错,拉普兰四分之三处于北极圈,十月入冬五月开春,整整八个月,漫长寂寞的冬季。却也可以看见不落的星光。

孤剑应是极喜欢的。北欧的浪漫嘛,只不过语言会不会不通?曦月想着与自身毫无关系的东西,就好像情人一般,惦记异地的恋人琐屑的杂事。

这通电话大多时候无言,分别那么久怎么能像那时一样聊到天南地北。人、事、心,都改变太多了。

他们之间纵使有万千言语,也在开口那一刻卡住,或许对方生活习性早已更改,隔阂该怎么消散,无从知晓。

06.

“不早了。挂了吧,你也早点睡。”

“......工作努力。”

想了半天憋出的也就是分别,就算有太多的不舍也在银线剪断那一刻收合,贯穿彼此数年的两人终将在时光下消磨。

毕竟。他们一人孤魂堕海一人独酌极光,就像那时他们一人饮酒一人品茶。

Fin.

将来要写的一个paro先写了结局

结局不一定是这个注意

麻烦各位监督我写完

*cp瑞金不拆不逆

*我流描写ooc预定

*是的我写糖了

等那抹白光划开黑夜,星星渐渐隐去,金才将视线转向格瑞,带有星星的眸子在他湛蓝的眼瞳中,恍若星河。

他将小指勾住对方的小指,紫眸的人天生灵敏,在对方做出如此举动时选择了与他十指相扣,金狡黠的笑了一下。等风逐渐停歇,青草不再撩拨他们的脚踝,他们二人才慢慢的将视线连接。

然后,格瑞看见金眼睛里的星星,所以自己只属于自己那颗早就出现,为什么还要固执的去寻找呢?

那场久远的相遇就将他们的生命线重叠在一起,金盯着格瑞的眼睛好一会儿,想要说什么,却没想格瑞先开口了。

“跟我回家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如此平淡的结局,却跨越了两道鸿沟,再到现在他们已经密不可分啦。

凹凸世界/双安/fall down.

/和 @空格懒得起名字 相互投喂的结果

/是一口糖 bgm我的世界已坠入爱河

/无脑甜ooc现代paro过几百年我再重置【ntm

-“遇见了能够陪你到天明的人啊,就不要再犹豫了吧。世界顷刻就坠入爱河,和那无声息的雨一般。”

便利店是二十四小时营业,过了十点就显得空空荡荡,店员一脸疲态,白炽灯照在脸上,有点恐怖。

安莉洁向身旁那位没有见过面的陌生人看了一眼,他却还给自己一个笑容,老好人这种角色。

便利店外还是一场大雨,夏夜的雨就是这般轰轰烈烈,靠窗坐下。窗外仅剩的灯光也因为一场雨而变得模糊,自称安迷修的人买了张毛巾,递给自己。

安莉洁还穿着学校发的水手服,浑身上下都被浸湿的滋味不太好受,更何况里面那层胸罩都险些暴露出来。

这个时候必须感谢他了,在看到如此窘状将自己的外套贡献出来说什么“让美丽的小姐遇到这种情况,身为骑士是不允许的。”

有点傻气,安莉洁想了想。

遇到了这种情况也着实让她头疼,明天是周日在外边过一个晚上倒也没什么,可要是平常,自己肯定被困在小小的房间一脸无奈的温习。过不了多久便要期末考试了。

两个小时前。

由于自己和父母大吵了一架,安莉洁选择在两双眼睛下离家出走。夏夜星河散漫,夏蝉潜伏在草丛中发出聒噪的叫声,路灯这才亮起飞蛾萦绕在灯光之下,就像在渴求粮食一般,她抬头看了一遍天空这才慢慢渲染上了独有的墨色。

一瞬间,又晕开。安莉洁眯起了眼,嗅到空气里潮湿的气味,大不了淋一晚。走向那个儿童公园,正是人们出来散步的时间,许多欢声笑语都停留在此处。

安莉洁觉得有些扎眼,玩性大发的她本来打算去坐坐秋千打发时间,又看到那群孩童选择了站在一旁。

等一场大雨倾盆落下,安莉洁看着那些仓皇失措的人们,露出一个生涩的笑容,走向秋千的步子缓慢而僵硬。夏雨总是这般的,在这地方生活将近二十载,这雨也早就习惯了,秋千上积了些水就这样坐下也没什么吧...?反正早已湿了个遍。

为儿童设置的秋千大多都有些小,秋千上的是绿漆现在看来有些淡了,匆匆忙忙躲雨的人也招呼过安莉洁,可她摇了摇头否决了。就这样待一晚上也很好,如此麻痹自己。这场雨早已将一切洗刷干净,空气里混杂这泥土的气味,夏日就真的来临了呀。

于是她用手拭去一些雨水准备坐下,在昏黄的路灯下一切都显得朦胧,在坐下那一瞬间她听见某人的声音。

“请等一等,这位美丽的小姐。”

嚯,现在还有人这么称呼别人。安莉洁别过头,看见撑着一把森绿色长伞的棕发男子,笑嘻嘻的望着自己,有种恶心帅的错觉。

“让美丽的小姐淋雨作为一名骑士,这可是不允许的。”他走进了些,安莉洁得以看清他的面容,生得俊俏,蓝绿色的眼瞳容纳了太多太多。走进了之后,对方将伞覆盖过安莉洁的头顶,护着安莉洁不受风雨侵袭。